八卦常识网

文物古艺术品鉴定备案发证,多少一件大家能接受?公益收工本费如何?

微笑的春天里

2021/4/7 20:14:27

鉴定备案发证大快人心,不发证鉴定白忙活一场,走出门口就不认!收费鉴定,民间珍宝不露脸,唯有公益无偿鉴宝才是文物保护大势所趋,工本费您能接受多少?

其他回答(3个)

  • 简族

    2021/4/16 2:09:11

    文物鉴定这事儿真的要一分为二的说。

    第一个角度,简单地说的就是“见多识广”,当你亲眼看到,亲手摸到一定量级的真文物的时候,这个时候一些东西的特点你就烂记于心了,当你看到同款的仿品,你可以一看就看出它和真品的区别,但是如果让你系统的讲个一二三四,可能不如那些伪专家厉害,俗话讲,这真东西自带着气场,你多看一定能熟知这些东西的范儿,行话讲:这假东西都泛着贼光呐,所以从这方面看,溥仪经手的宝贝那海了去了,让他作为鉴定师绝对是比那些没见过几件真品的砖家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在拿个接地气的比喻,以前呢笔者爱去nike专卖店买鞋,这些年来买过几十上百双总是有的,后来某宝开始异军突起,上面同款的nike鞋价格只是店里的五分之一,于是乎自己就上网买了一双,货还没到的时候,心里自然美滋滋,想着同样一双鞋差这么多钱,今后可就省老钱了,可等这些收到后,第一眼就感觉不对,因为买过很多真鞋嘛,淘宝的这些无论从形状,质感,细节全都差一截,心里就觉得应该被坑了,后来网上有个鉴定帖子,按照上面内容一看,果然这是一双假鞋!

    第二个角度,科学鉴定,举个例子大家就容易懂了,一件文物,比如说宋代的家具,可以用碳十四的方法来测定年份(因为碳元素在自然界中同位素很稳定,用这个方法肯定准确,所以也叫碳定年法)。

  • 猎闻正观

    2021/4/21 3:26:34

    我个人认为“文物鉴定”必须要有着丰富的历史知识以及对文物的鉴别能力与经验。所谓的“鉴定文物”并不能一概而论。因为鉴定文物有着种类上的区别。比如说,字画,瓷器,翡翠与古玉,古钱币等等……只有专项的鉴定师能充分地讲明它的年代,来历,用途以及什材质等等……用他那充分的观点与说给予“文物”的拥有者进行点评。至于您所提到的“专家”是否可信?我个人觉得应该区别对待。

    我并不否认有真才实学者眼光独到,鉴定某件文物基本到位(文物鉴定误差较大)也并不排除有大量“鱼目混珠”的存在。

    本人有一年长老友擅长经营此道。并在当地古玩市场(当时民间文物买卖政策并未完全放开)小有名气。此人无儿无女唯恐此业无人继承。便有了将此项技艺传授于我的想。劝我放弃固定的工作跟他学习民间文物鉴定。他曾对我说学得民问文物鉴定这门技艺,可以说是半年不开张,而开张就能吃一年。由于那是在80年代,按照他的思想理念,半年不开张开张就能吃一年。我觉得是不现实的 (这半年不收入怎么生活)再者说,当时已经有一部分头脑精明之人学会了做旧手法。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尤其是对于古钱币的做旧手法比较多见。同时也很容易给古钱币爱好者带来经济上的损失。

    建议,民间古玩爱好者最好寻求有资质,并且能承担责任的鉴定师进行鉴定。只有这样才能充分的对自己所持有的民文物有一个正确的认知。然后至于收藏或者是出售再有自己定夺。

    我的回答是,本人对多数所谓的文物鉴定专家,持有怀疑态度。

    以上观点仅代表我个人,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欢迎参与评论并指出不足。本人荣幸之至。

  • 康庆宏

    2021/4/23 7:09:23

    网络上有句话,叫“一看就会,一做就废”。

    言外之意,有些事情,比如说做饭、修理机器,看别人做一遍,心里就有底,就知道怎么做;可是,一旦上手做才知道其中之难。文物鉴定跟做饭修机器不一样,外行兴许看一辈子,也看不出门道。

    末代皇帝溥仪的文物“鉴定”水平,就属于“一看就会”,真把一赝品与真品摆一块儿,他的鉴定方法估计就是靠瞎猜了。

    鉴定文物是个极深的门道,没吃过亏、没打过眼儿,很难入道。

    比如,文物收藏家马未都曾说过:

    “戴手套鉴定瓷器,不一定是骗子,但一定不是专家。”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很多外行不知要跌过几次坑、吃过几多亏,方才悟道。

    即便如此,也有很大部分自诩为“专家”的文物爱好者,坚持在鉴定文物的时候,戴上一双雪白的手套,原因很简单:“我看电视上那些个专家鉴定文物的时候,手上可都是戴着白手套的,这样显得专业!”

    殊不知,鉴定瓷器的时候,如果戴上手套,一旦失手打滑,东西摔碎了,责任算谁?

    仅仅是戴不戴手套,就有这么学问,收藏品类繁多、门目广阔,每一个门目下面都有各种不同的种类,还是瓷器,就分为陶瓷、白瓷、青瓷、彩瓷;每一种瓷器,不同的窑厂烧制还有不同的特征……

    可见,所谓的“一看就会”,真要上手操作,恐怕是“废”的不能再“废”。

    溥仪的文物鉴定水平怎么样呢?有这样一个段子。

    说是有一天,溥仪心血来潮,受国学大师王国维之邀请,到他家里做客。两人一番“君臣之礼”后,王国维拿出珍藏已久的名人字画,想让溥仪鉴定一番——王国维估计想着溥仪乃是末代皇帝,摸过的古画比他见过的都多,鉴定起来,肯定没问题。

    与瓷器相比,字画的门道,一点都不少。

    很多临摹字画的高手,临摹了一辈子,终于拿出一副自以为十成像的“大作”,并且认为这幅画足以以假乱真,便堂而皇之的拿给同行欣赏。不过,能人之外有高人,赝品就是赝品,哪怕有一个字的下笔有误,也能被更厉害的人发现。

    想要十成像,就得每一个字都做到百分百的还原——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

    不论是造假者还是鉴定者,都要对那副“真迹”了然于心;同样呢,也要对如何“复制”这幅古画了然于心,这样才能知己知彼,减少打眼儿。

    因此,想要成为一名文物鉴定大师,起码要心细、眼尖、知道藏品的来历,总之,就是要比造假者懂得更多。

    溥仪是如何鉴定王国维这幅古画的呢?

    溥仪仅仅瞄了一眼,是的,只是看了一眼,便说道:“您这画,跟我在宫里看的不太一样。”

    王国维听了溥仪的话,心凉了半截儿,感情自己收藏了一幅假画啊!

    抛开这则段子的真伪(伪),仅仅瞄了一眼,能看得出真假?除非这画假的太离谱,大概就好比猛虎下山图里,画了一只猫;不过,如果这画假的如此离谱,王国维也不会收藏那么久了。

    有人就会说了,溥仪当年为了逃出皇宫,偷偷将皇宫里的古籍字画运出去,那些可都是顶级名画呀,比如《曹娥碑》、《清明上河图》、《二谢帖》等等一千多件名人字画,每一件都是国宝级文物。

    如果溥仪不懂文物,怎能把这么多国宝盗出去呢?

    在这里不得不感叹一下,可怜这些国宝啊!溥仪的祖上不知道花了多大心思,才从全国各地将它们收敛到故宫,平日里也舍不得打开看一眼;即便败家如乾隆皇帝,虽然在字画上印了无数“牛皮癣”,可也专门修了“三希堂”供着这些字画。

    溥仪如何打发这些国宝呢?

    按照溥仪的自传《我的前半生》里描述:

    “于是,溥杰就每天下学回家,必带走一个大包楸。这样的盗运活动,几乎一天不断地干了半年多的时间。运出去的字画古籍,都是出类拔萃、精品中的精品……”

    将字画裹在包裹里偷偷带出皇宫,就不怕字画有什么闪失?

    对于彼时的溥仪而言,这些字画不过是故宫馆藏万千字画里很小的一部分,即便损坏了,再拿一个便是。《韩熙载夜宴图》这种国宝中的国宝,溥仪拿它当赏赐,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哪怕溥仪懂一点收藏,在盗运文物的时候,一定会找个合适的盒子;在赏赐臣子的时候,不会拿这等顶级文物随意乱赏……

    正因为溥仪不懂收藏,他才会照着清宫编纂的《宝籍三编》、《天禄书目》等记载文物价值的书籍,从前往后,挨个儿拿。

    解放后,溥仪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得到特赦,被释放回北京。

    和他同一批特赦的“狱友”,比如杜聿明、陈长捷、王耀武等人,第一时间就被安排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负责撰写文史资料;溥仪却被分配到北京植物园,负责给植物浇水……

    可见,当时给溥仪安排工作的人,对溥仪还是“了然于心”的;否则,以溥仪对故宫的了解,即便因体力原因当不了故宫导游,负责指导文物修复总没问题吧?之所以没让溥仪负责文物这块儿,真真是担心他“一修就废”啊!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